移动版

主页 > 拉菲娱乐 >

童大焕:剧变时代的大财富机会

  1998年以来,20年间,出现了中国历史上几乎没有过的财富奇迹,与之唇齿相依的是巨大的财富分化:两个儿时的伙伴,完全相同的教育和家庭背景,买了房的和没有买房的,财富差别巨大;衣锦还乡回家盖房的,和在大城市买老破小的,财富差别同样巨大。

  放眼世界,发现这居然是当下全球共有的现象,并非中国特色,乃至于法国学者托马斯·皮克蒂不由得惊呼:资产性收入已经在财富占比中远超劳务性收入,成为财富的主流,而且占比越来越大。他为此写了2014年度轰动全球的畅销书《21世纪的资本论》,并且断言:货币时代,工资不是主流,投资之神才受追捧。

  现象摆在那里,谁都知道。关键在于要懂得现象背后的原因。我们的大脑必须配得上这个时代,才能配得上自己的财富。如果你不知道房价涨跌背后的原因,那么,即使曾经拥有,也会很容易失去。反之,如果你拥有一颗配得上时代的大脑,即使白手起家,今天一无所有,明天也可能财务自由甚至富可敌国。

  受功夫财经邀请,我在这里开设专栏,未来的一段时间里,我准备用十篇文章,剖析这个剧烈变革的时代,和剧烈变革下房地产的财富逻辑。希望能够帮助各位深陷投资困惑的朋友,找到新的方向。

  为什么房产会成为决定财富的根本力量

  回答这个问题前,先要知道两句异曲同工的话,一句来自中国古人,他们说: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,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生。一句来自西方哲学大师斯宾诺莎,他说:理性是在正确认识全局的基础上采取适当的行动。都是告诉我们,思考问题必须有全局理性思维。

  房地产背后的“全局”是什么?是城市化。没有城市化,还停留在农业社会,那么你老家乡下的房子和北京的房子价格,永远不会像今天落差那么大,建筑成本基本上可以涵盖房屋价值。

  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城市化,改变了上万年的农业历史?背后的“全局”是科技进步。

  大家准备好,一个思想小高潮就要来了,下面,是迄今为止,对城市化的过去和未来最精要、最准确的一个总结,总结归纳人是我。这可能是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,没有第二个比这更精准的归纳了:

  时间回到1820年前后,第一次工业革命把人从农业中解放出来,带来工业主导、有限集聚的城市化。世界平均城市化率,从漫长的农业时代长期徘徊在3%左右,一跃而到2000年前后的50%;180年时间,人均GDP增长了8倍(工业革命前1800年时间才增长50%);

  到了2000年前后,以互联网、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为标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,将把人从工业中解放出来,进入服务业主导、非物质生产为主流、无限集聚的超级大城市化。由此带来的城市和财富版图变迁,会像社会层面的地壳运动一样,小部分地区像珠穆朗玛峰高高耸立,大部分城市和乡村将迅速陷落。而且,更重要的是,这个剧变的速度会越来越快,但是大部分人对此感觉不到。等感觉得到的时候,调整自己的财富和就业配置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不是说从此不需要工农业这些物质生产了,而是工业和农业都不再需要多少劳动力了。就像美国,贵为世界第一大农业国,而且绝对总量还在增加,但它的农业人口只占总人口1%,农业GDP只占全国GDP1.2%(相对比重还会降低),美国一个农民,可以养活130多个世界人民。

  而城市,自始至终归根结底是人的城市,因人而城,因人而市,人聚财聚,人散财散。

  财富逻辑被颠覆 权力和金钱让位于智慧

  很多人一直在哀嚎什么阶层固化,一直在强调权力、金钱和社会关系,但我要强调,现在这个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社会剧变时代,是千年未有的、最好的阶层逆袭、阶层升降的时代。科技、互联网、商业能力、城市化观念及其观念下买对房子的能力,是决定阶层迅速坠落还是迅速上升的基因,一句话:智慧取代传统的金钱和权力,成为决定贫富的主因。

  2017年10月12日,据胡润研究院最新发布的《36计· 胡润百富榜2017》显示,37岁的张邦鑫以400亿财富首次成为“80后”白手起家首富,位列百富榜第48位。而在该榜单中,国内最有影响力的另一家民办教育机构新东方的创始人俞敏洪,以160亿财富位列第199位。

  像张邦鑫这样的例子越来越多。富豪越来越年轻化,越来越智本化。不需要什么家庭背景,只需要一颗智慧的头脑,和一颗勇敢的心。过去成就一个超级富豪,非两三代人的功夫不可,现在,三五年可能就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