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理解伊斯兰 > 义理解读 > 正文

中俄如何“驯服”野蛮冲撞的特朗普?

【导读】历史反复说明一个事实,政治互信是相邻大国和平发展的前提。一旦失去政治互信,相邻大国就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用于相互防备,国家战略不得不基于恐惧而制定。相邻大国的关系往往也成为第三方大国重点挑拨对象。本文指出,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给国际关系带来新变数,中俄关系面临“特朗普冲击”。中俄两国只有保持足够的战略定力,才能推动美国和西方与中俄两国合作构建新的战略合作关系,从而构建新的世界秩序。更重要的是,中俄关系的发展绝不是西方媒体所描述的那种“抱团取暖”,而是在欧亚变局中形成的一种新的秩序构建。

中俄如何“驯服”野蛮冲撞的特朗普?

进入21世纪以来,美国反恐战争“脱轨”,中东极端恐怖势力“勃兴”,中东国家和地区“失序”,欧洲从“债务危机”走向“政治危机”,美国急于逃离中东“泥潭”并“重返亚太”,特别是中国的“崛起”和俄罗斯的“复兴”,已经让1997年布热津斯基构想的欧亚地缘政治“大棋局”破局,并且让中俄“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”的形成具备了世界秩序的意义。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给国际关系带来新的变数,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开始面对“特朗普冲击”。

中俄两国只有保持足够的战略定力,才能“驯服”特朗普的野蛮冲撞,推动美国和西方的妥协和退让,与中俄两国合作构建一种新的战略合作关系,从而构建一种新的世界秩序。中俄关系的发展绝不是西方媒体所描述的那种“抱团取暖”,而是在欧亚变局中形成的一种新的秩序构建。中俄学界需要不断更新观念,与时俱进,为排除双边关系发展中的障碍不断提供新的智力支持。

从罗伯特·卡普兰的预言说起

近年来,随着世界局势的发展变化,学术界关于世界秩序的讨论不断深入,各国学者众说纷纭,见仁见智。其中,对于中国和俄罗斯学界最具挑战性的观点来自美国的地缘政治专家、著名记者罗伯特·卡普兰(Robert D.Kaplan)。此君几乎全然不顾经济全球化对国际关系的影响,坚持以历史和地理的眼光研判变化中的世界局势,被认为是“全球首屈一指的战略预测公司STRATFOR首席地缘政治分析师”,也是多部地缘政治畅销书的作者。

其最新的代表作《即将到来的地缘政治战争:无法回避的大国冲突及对地缘宿命的抗争》早已经被译成中文出版。这本书英文版的原名就是“地理的报复”(The Revenge of Geography)有人对他的观点欣赏有加,有人则认为他顽固不化。但随着近年来世界范围内经济全球化的“停滞”,民族、部族、种族和宗教(教派)冲突的加剧,俄美之间和中美之间竞争和对抗的此起彼伏,卡普兰的观点赢得了更多的关注。

罗伯特·卡普兰2016年初发表在美国《外交》(ForeignAffairs)杂志上的文章《即将到来的欧亚无政府状态:中国和俄罗斯趋弱的危险》,直接把中国和俄罗斯两国预判成欧亚动乱的原因。他认为,中俄两国近年来都陷入了经济困境,并且都会因此而采取更富进攻性的对外政策。而中亚各国早在苏联时期就开始担任领导人的统治者正在逐渐老去,新老更替迫在眉睫,现有的经济和政治形势难以保证政权的和平过渡,中亚“阿拉伯之春”的时机正在趋于成熟。而随着中俄经济引擎放缓,中俄维护中亚局势稳定的能力也在下降,中亚动乱,进而整个欧亚大动乱的局面即将来临。

不可否认,卡普兰的观点有貌似合理之处。俄罗斯经济由于世界能源市场的萎缩而遭遇严重打击,西方国家因“乌克兰危机”而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更使俄罗斯经济雪上加霜。但在普京总统强有力的领导下,俄罗斯一直在顽强地抵御经济衰退的不利影响,不仅维护了国内秩序的稳定,而且还能够在世界舞台上纵横捭阖,迫使美国在“制裁”俄罗斯的同时还要寻求与其在解决叙利亚危机上的合作,迫使日本不顾美国的劝告,主动地寻求与俄罗斯的“和解”。

普京向世界证明,虽然俄罗斯经济遭遇严重打击,但依然是当今世界局势日趋纷乱中一个不可或缺的主要角色,影响力不降反升。可以设想,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强势介入,没有俄罗斯“纠合”的俄、土、伊三方合作,叙利亚冲突各方可能会陷入更为混乱的相互厮杀之中。在中东地区战乱不已,欧洲力量急剧衰退,美国社会被大选“撕裂”的形势下,俄罗斯在世界舞台上的作用更为明显地凸显出来。当然,中亚地区局势没有因为俄罗斯的局势而发生变化。

转载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gmsl.com/lijieyisilan/yilijiedu/43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