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国穆斯林 > 历史与现状 > 正文

《穆斯林的葬礼》畅销25年 作者霍达以司马迁为

《穆斯林的葬礼》畅销25年 作者霍达以司马迁为

作家霍达

记者路艳霞

1987年9月1日凌晨,作家霍达深情地写下《穆斯林的葬礼》后记中的最后一句话:“请接住他,这是一个母亲在捧着自己的婴儿!”

昨天,被称为“婴儿”的《穆斯林的葬礼》度过了25岁生日。而见证“婴儿”成长的代表人物也参加了生日庆典,他们中有读者、有编辑、有专家,当然一定还有“婴儿”的母亲——《穆斯林的葬礼》的作者霍达。

《穆斯林的葬礼》的娘家人说起自家的争气孩子,自然是充满自豪,长篇小说《穆斯林的葬礼》第一次从手稿变成铅字正是在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。总编辑韩敬群向大家“报告”了这部书的成长情况,《穆斯林的葬礼》25年中正版销量已突破200万册,这些年来面对多样化的阅读选择,这部作品每年销量达十几万册,甚至还呈上升趋势。

北京出版集团公司董事长钟制宪对这份“报告”进行了补充说明,“有人说《穆斯林的葬礼》是中国当代最有人缘的书,是最纯净、最干净的书。这么多年来有许许多多的文学作品可能热销一时,可能在短时间内冲击第一,但是能畅销25年,而且销量已突破200万册,这在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是不多的。”

《穆斯林的葬礼》“畅销报告”的解读,其实是由读者、评论家、作者悄然完成的。报告解读结果表明,作家的社会责任感、生活经历、忘我创作,以及出版社与作者的良好互动关系、读者的延伸阅读,都在成就一部经典之作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。

霍达的话语并不多,她更多的时候是在分享别人的讲话,但她的一席话在如今听来却很稀有。“作为一名作家首先应该是历史学家,应该是思想家,应该走在社会的前面,应该知道社会的走向,也承担着社会赋予的责任。”霍达说,她的老师是司马迁,司马迁是一文一史,所以她觉得作为一名作家有责任记述历史,有责任把时代的风貌反映出来。

“我主张做文章要曲,做人要直。”霍达说,她是用心血来写这本书,其中充满了感情。“我这本书是写一个穆斯林家庭60年的变迁,写他们曲折的爱情故事,写到当时的社会背景、战争。其目的是唤醒我们的民族从苦难中崛起,从拼搏中新生。”

“霍达老师对待写作完全就像对待生命。”中国作协创联部主任尹汉胤是霍达忘我创作的亲历者之一,他回忆道:“有一次我到她家去,看到她的手指头全部贴着橡皮膏,我问她怎么回事。她说是写字写的,手都磨破了。”

而上海文艺出版集团《金色年代》杂志编辑韩洁则通过展示霍达生活中的一面,也对这部作品的经久畅销做出了注解。“霍达老师直到现在也不让先生进厨房,她说绝不是贬低厨师这个职业,只是固执地要尽一个妻子的义务。”韩洁认为,霍达是个大作家,还是个好妻子、好主妇,“我悟出了一个道理,如果能像霍达老师这样认认真真生活,愿意为家庭、为儿女、为爱人奉献,愿意广交朋友,对生活充满热情和好奇心,才能写出既闪烁理想色彩又充满人情世故,既浪漫又丰富的作品。”

“如今作者和出版社打架分家的很多,作家和出版社的友谊能保持25年,我真是第一次看到。”评论家解玺璋一席话,道出了出版界的现状。对此,钟制宪也说到,十月文艺出版社已经有四代《穆斯林的葬礼》的编辑了,“第一代廖宗宣是一个非常敬业的责任编辑,他已经去世十多年了,他在生病之前还到总编办公会上去签字要加印这本书。第二代编辑丁宁是我的同学,已经退休了。韩敬群是第三代责任编辑,第四代责任编辑就是年轻的王书红。”成就一本好书,成就无数的读者,一代代编辑在其中功不可没,这也是《穆斯林的葬礼》作者和读者的幸运。

《穆斯林的葬礼》已畅销25年,霍达直到现在还会接到读者来信。而据统计,在当当网关于《穆斯林的葬礼》的读者评论就有3万多条,其中不少都是饱含生命的激情,不乏文学的真知灼见。一位叫lr_zhen的网友说:“这是第一次把一本书连看两遍才来评价的,不知道怎么用言语来形容霍达的文笔。这是需要多么超凡的文学功底才能写得出的文字!民族信仰、文化底蕴、封建传统、东西方差异都被描绘得淋漓尽致。它不仅是一本小说,更是一本教科书。它用一家三代人的荣辱兴衰带领读者领略了60年的历史进程。”

转载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gmsl.com/zhongguomusilin/lishiyuxianzhuang/4355.html